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词 马匹拍卖
点击扫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评 >


最新加入会员

最新加盟商家

新闻排行榜

热门图贴

论坛帖排行

专家呼吁中国开马彩 能从根本上打击私彩

  近日,“马上慈善,时刻公益”第二届上海体育马彩研讨会在沪低调举行。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我国开展马彩事业的时机已经成熟,马彩与中国国情并不冲突,且能带来相当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人们不禁要问:马彩真的要来了吗?

  马彩距离我们还有多远?这个问题的答案,牵动着亿万彩民的心,更引来诸多专家学者和有识之士的奔走呼吁。本次上海体育赛马及公益马彩研讨会主办方很讨巧地将主题定位“马上慈善,时刻公益”。一语双关,更凸显了与会专家希望上海慈善马彩事业能够早日上“马”的急迫心理。

为何不能有马彩?

  “我们国家有福彩,有体彩,为何不能有马彩呢?”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所长、国内首位博彩管理专业博士王薛红在研讨会上掷地有声地反问道。作为中国长期研究博彩业的第一人,王薛红认为要想发展马彩事业,首先要更正国人对马彩的片面认知。

  王薛红表示,“我说的‘马彩’是‘国家公益性赛马彩票’”,它实质上就是一种体育彩票。赛马是一种娱乐文体产业,而马彩应该与足彩一样,是体育彩票的一种形式。目前,不少政府官员和普通百姓或多或少对马彩这种看似特殊的彩票形式存在认识上的误区,总会从意识形态角度将之定性为“冒险家的乐园”。然而目前全世界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马彩,可见它纯粹是一种能产生经济和社会效益的重要产业,没有那么复杂。

  王薛红认为,马彩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公益”二字,其发行收入所得主要用于社会福利事业,就像现在发行的体彩和福彩的用途一样。由于马彩具有更强的观赏性和娱乐性,能够更大地激发彩民的投注兴趣,从而大大增强了我国公益彩票事业的发展。

  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在研讨会上也指出,马彩业的收益可作为公益性收入,支持一些特定的投资。如香港地区马彩业主要用于慈善事业与教育、卫生等,像香港科技大学,就是用香港马彩业的收益来投资办学的;日本则主要用于社会福利与畜牧业;将来中国内地的马彩业也可以根据中国国情和发展需要,用作特定的社会福利(如针对老龄化的养老事业)、教育(如针对某个领域的紧缺人才)和产业(如食品安全或三农产业)。

  截止至今日发稿时间,新浪网对于专家呼吁中国开放马彩的调查数据显示:有65.9%的网民表示赞同,不仅可以丰富彩票的玩法,还可以有效打击私彩;有30.3%并不赞同,认为赌博性质不利于公益彩票发展;另有3.8%的人认为该项目暂时还说不清楚。

马彩产业链效益惊人

  除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外,只要政策合理,开放马彩还可能起到拉动经济,扩大内需,刺激消费,带动就业,加强财富二次分配的效果。

  陆红军指出,马彩业无论是在发达国家或新兴发展国家均被视为重要产业之一,在美国和英国均名列十大产业,马彩业也应该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与福彩、足彩相比,发展马彩需要具有一条更完整的产业链,能够产生一系列衍生产业,刺激经济发展,比如养马、马会、马术、马舞、马医、马具、骑师培训、赛马周边产品都会因此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而赛马活动的开展也必将带动交通运输、广告传媒、酒店、餐饮、通讯、旅游等许多相关产业的发展。

  除了对实体经济的带动作用外,马彩业也是具有较高流动性与有效性的金融交易市场之一,即使在金融危机时也如此。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日本马彩投注额为443亿美元,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中,日本马彩的投注额达到310亿美元,所以日本在彩票的销售方面始终是在全球非常领先的。“新加坡这样崇尚孔儒思想、严格禁止博彩业的国家也于前几年开放了彩票市场,使彩票成为新加坡金融中心市场的一个亮点。”陆红军举例说道。

  另一方面,王薛红认为,开放马彩也能从根本上打击日益泛滥的地下“私彩”,增加国家税收。

推进方式尚待商榷

  那么我国的马彩业将来究竟应该如何推进呢?陆红军简明扼要地给出了十六个字的发展方针——“国家立法、三方共建、先赛后彩、赛彩并重”。

  关于“国家立法”,陆红军解释道,国际上英联邦最早发明马彩业,英联邦体系非常严谨,日本模式也是国家主导。因此,我国首先要立法,如果没有立法,马业的标准、准入、监测与评估都无法进行。

  “三方共建”,即政府、NGO和企业三方合作,各自发挥不同的作用,对于中国的国情,这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先彩后赛,赛彩并重”,陆红军建议,可在上海即将试行的自由贸易区里加入马彩的元素。

  王薛红则强调,目前重提开放马彩业一定要吸取上世纪90年代广州马彩试点失败的教训,保证安全、公平和效率。从世界范围看,马彩的发展模式没有哪种一定说是最好的,比如香港马会已经发展了100多年,许多内地人觉得他们很成熟规范,但其实内部机构官僚行为很深,如何改进和创新仍是问题。但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采用的是政府控制和企业经营结合的方式,从中国当前国情来看,最可行的路径是在政府的垄断监控下,采取企业化经营的方式。(记者 邢力)

相关热词搜索: 中国马彩
请选择您看完本文的心情:

2005-2011 hors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翻录必究

网络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003796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2820 号 

主办:中国马术协会        承办:中国马术协会新闻与宣传推广委员会 中国马友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