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词 马匹拍卖
点击扫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评 >


最新加入会员

最新加盟商家

新闻排行榜

热门图贴

论坛帖排行

内地“土豪”掷亿元全球买马

  赛马、马术,在公众眼中一向和高尔夫并列,是“贵族运动”。实际上,在业内人士看来,“玩马族”要高端得多:从投入而言,一匹顶尖好马就需耗费数千万元,远超豪车,几乎所有国内马主都强烈地表达同一声音:自己是因为爱马才玩马,而不是为了利益,在此之上的投入远远大于收益。不过,由于缺乏行业规范,使得部分国内马主仍有“炫富”、“土豪”之嫌。

资金投入:引进一匹名马耗资数千万元

  9月21日下午,呼和浩特郊区的一处赛马场上,随着骑师驾着骏马飞驰而过,赛道旁的人们发出阵阵欢呼。观众中既有刚刚干完农活的当地村民,也有西装革履或身着礼服的外籍人士。有些人叫得兴奋,是因为他们心目中那匹会胜利的马跑在了前头,就算本身并非马主、得不到实在的奖金和荣誉,也足以在他人面前炫耀自己的眼光精准。

  

  这是正在举行的2013中国·内蒙古呼和浩特驭马文化节的赛马活动,8场比赛的奖金总计360万元人民币,单场比赛奖金最高为100万元。每场奖金由前三名分享,不过,就算一人独占,在马女士看来,国内比赛的奖金也远远抵消不了马主在赛马上的投入。30多岁的她是山西玉龙投资集团的副总经理,该集团旗下开设马业公司,建有占地4000亩的马场,在世界各地共拥有80多匹赛马,从国外引进名贵马种的耗资就达近亿元。马女士说,国际上顶尖的赛马,售价从人民币几百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这个价位已超越名车。她顺手指着一张宣传单举例说,那一匹“创25连胜世界纪录”、为马主赢取奖金总计超过4500万元的赛马,“就算你出几千万元,马主都不会卖给你。”

  买马无疑是赛马最大的投入,但其他的花费也相当可观。“我们从爱尔兰聘请的一名高级驯马师年薪就达百万元。”马女士说。常规的费用还包括饲料、医药、马场的维护费用,每次参加比赛的马匹运费等等。不时还有些意外损失:马女士公司这次的参赛马匹中,就有两匹在预赛中扭伤,不能参加当日决赛。轻伤尚可治疗,而在当日的第七场比赛中,一匹赛马在起跑不久就跌倒,据说是发生了严重的骨折,按照国际惯例,将被实行安乐死。“太可惜了。”观众们纷纷感叹。一名马主解释说,骨折后的赛马无法再上赛场,对马主而言就失去了价值,没有再继续养它的必要了,所以选择结束它的生命,这样的直接损失是显而易见的。

寄养年费数万算“平易近人”

  马女士的马场规模在国内排在前列,据她估计,除去买马和意外损失,每年投入在马业上的常规费用在几百万元。不过,如果不是专注于赛马,只是玩骑乘、马术的话,投入相应要小一些。在9月26日的上海国际马业展览会上,来自陕西的赵嘉润告诉记者,他与几个爱马的朋友合资建了个马场,养了十几匹马,聘请了7名员工,马场一个月的维持费用在15万元左右。

  而自己不开马场,只是把马匹寄养的话,费用就更低。“我先生在外企工作,我自己本身经营木材。一般是周末带着两个女儿去俱乐部骑骑马。”上海马展的会场里,陈女士介绍说,她家的马寄养在俱乐部,一年需要4万元的费用。“我们在俱乐部办了会员,每次一家四口人去那边,骑个一两鞍时,也要花费1000元。一个月去四次的话,费用也有点高的,不过喜欢嘛,觉得也还能接受。”

  据介绍,玩马收入主要是赛事奖金、出卖马匹和配种费用。在其他国家,这几项都可以达到较高水准,以配种费为例,优质的种马最高一次能收取50万美元。但国内的赛事奖金普遍偏低,而后两项由于优良品种都是外国血统,国内马主基本只有向国外支付的份儿。

玩马经历:骑马人要用心和马沟通花6小时给马驹喂奶

  在接触中,记者发现,大多数马主都表示,养马玩马、开设马场绝不是为了炫富,而是出自内心对马的真诚喜爱。实际上,马场真正实现盈利的少之又少,情况好的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有的甚至是多年亏损。

  上海市马术协会副主席潘拥军经营了一家马场。他说,“其实马场一直属于亏损状态,每年都要亏掉100万元,2009年更亏掉300万元。”但他说,由于对马的喜爱,自己仍然坚持让马场继续运营。

  三年前,在钢铁行业企业担任总经理的孙方与两位股东开设了马场。两年的经营中,孙方发现与其他两位股东在经营理念上有很大不同。“他们只是单纯骑马,没有马术概念。马术是需要骑马的人用心和马来沟通、交流的,要发自内心爱马。他们对这方面并不是很重视,马场也一直亏钱,一年亏损六七十万元是有的。”一年前,孙方将俱乐部的所有股份全部购入,“在我的努力下,现在俱乐部能基本收支平衡了,养马就是要爱马。”

  许多马主说,马优雅、忠诚、通人性的品质是吸引其欣赏马的主要原因。“马的眼睛很漂亮,特别透彻,一看就很吸引人。和人一样,要是有精神,眼睛也会比较好看。”一位马主这样说。潘拥军告诉记者,他跟自己第8匹名叫“帕尔富”的马有着深深的缘分。潘拥军说,当年他带着帕尔富出去野骑,不小心陷入淤泥地,在深约2米的淤泥地里,若体重较重的帕尔富乱动,人和马都会陷进去。情急之下,潘先生跟帕尔富说:“你不要乱动,乱动我们两个都有危险。”帕尔富像是明白了危险处境,懂得主人的意思,在救援人员到达的半小时内,一动不动。直到被救上来后,四只腿才不断哆嗦。“马是非常胆小的,但也很聪明,我觉得帕尔富当时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上海马展的会场里,一匹可爱的谢尔兰矮马特别吸引关注,不同于其他展马,这匹名叫麦兜兜的矮马,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懒洋洋地侧卧在稻糠堆里休息。马主孙方告诉记者,麦兜兜的两只前腿先天残疾,前腿比后腿短,且无法弯曲。参加展会的一名荷兰观众质疑孙先生,这种有问题的马为什么还要养。孙先生很生气:“当时我购买麦兜兜的时候就是觉得它很可怜,我想让它在我的马场里自由自在快乐地活着。”因麦兜兜的身形矮小且身体状况不会对儿童造成伤害,孙先生让自闭症儿童免费到马场与麦兜兜接触,接受治疗,麦兜兜也深受孩子们的欢迎,成了他们的好朋友。孙方说:“我的梦想是当一名马术运动员,我这一生跟马是分不开了。”

  山西玉龙投资集团的马女士说,除了本职工作,她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花在马身上,一有时间就会去马场,然后会到世界各地买马、看马、参赛。她所在的公司还规划在山西修建马文化博物馆,让公众更多了解马、喜欢马。

  马女士说,她对马的喜爱是受到集团董事长张先生的影响。张先生出生在内蒙古,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对马的感情特别深厚。在移居山西创办集团公司后,不忘在马业上投入,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目前,集团公司的资产已达数十亿级别,作为这样一个大老板,马先生对马还是像对自己孩子一样,不愿假手于人,常常自己跑去照顾。一次,得知马场里有母马产了小马驹,张先生刚下飞机就过去看望。看到马驹不懂怎么吃奶,张先生就举着奶瓶给马驹喂,并朝着母马的奶头引导,一点点地教会它。一匹一匹下来,他在马厩里一待就是五六个小时,不知疲倦。

“国王运动”满足征服感

  在西方,赛马和马术被称为“国王的运动,运动的国王”,这一方面是指这项运动的优雅、高贵;而在与马交流、磨合中,能够驯服马,获得国王般征服的快感也是很多马主的乐趣所在。

  来自陕西的赵嘉润说,马是一种特别优雅的动物,“心情不好的时候去骑马,就会很高兴。尤其去野骑的时候,在大自然之中,心情就会特别好。养马,就是觉得很好玩,至于多好玩,你看,都把我摔成这样子。”说罢,赵嘉润掀开后背衣服,给记者展示腰间的一大片深色的淤青。“前些天,它把我从背上摔下来,”他边说着边在空中画了个抛物线,“摔得挺严重的,整个右肩胛和手臂全都烂掉了。”记者看到他的手臂上满满都是骑马摔下来的伤疤。摔成这样子难道不会害怕?赵嘉润说:“不怕,骑马的哪有不摔的,摔得多了,越摔越想骑,越摔越兴奋,就想着把它驯服了。”

  上海的陈女士说,她夫妻俩拥有的一匹叫“巴伦”的马非常有个性,在当初挑选马匹时,她的先生就是看中巴伦不愿被驯服的个性。“我先生说,他很喜欢这匹马,骑在马背上那种颠簸的感觉就像浪一样,特别舒服。”她说,事实也证明了他先生的选择是对的,前几个月巴伦参加成人组障碍赛时还拿奖了。“虽然只是第五名,但是我们都很有成就感。”陈女士说着,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

玩马是高端社交方式

  玩马也是一种高端的社交方式。在欧洲,许多皇室成员都是赛马、马术的忠实爱好者和支持者,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就酷爱赛马,每年的重要比赛从无缺席,甚至把自己加冕54周年的庆祝会也搬到了赛马场上。

  9月21日呼和浩特的赛马场,作为赛事某赞助商代言人的“天王”郭富城也出场助阵。现场的一位马主说,郭富城此行并不纯粹是为了履行数百万元的代言合同,也因他本身就爱马,也是马主,他拥有的赛马在香港跑马场上的成绩还相当优秀。

  研究赛马多年,《赛马圣经》的作者王玮告诉记者,“可以说,赛马比高尔夫的档次高多了。许多商业人士能在赛马场上遇到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名流。”“平时和朋友、客户打打高尔夫都觉得很习以为常,大家知道我们家有马后都觉得很新奇,有一匹马的情况毕竟比较少,大家都想过来看看,在与朋友、客户的往来上也增色不少。”上海马主陈女士对此的感受也很真切。

  上海市马术协会副主席潘拥军告诉记者,目前沪上超过一半参加马术俱乐部人群为青少年,大部分有经济能力的家长为了培育孩子的气质,让其获得锻炼而让孩子参与马术训练。当获得马术运动第一名时能成为国家一级运动员,青少年在参加高考等考试中能因此享有加分政策,这也是吸引家长让孩子参加马术学习的另一原因。

  一位母亲告诉记者:“我女儿是学习舞蹈的,本来身体比较挺拔,但我想让我女儿的身子更挺些,让她去学习马术。骑马很能锻炼人,我女儿胆子也很大,很喜欢这个运动。她现在不能骑上大马,可是她做梦都想着让马变小一点,好早点骑上去。”

行业现状:国内马业成“富人游戏”

  针对国内马场普遍亏损的现象,上海某马术俱乐部董事长吴强提出以高档消费作为马场运营方向。他说:“马术本身就是一种贵族运动,国内很多马场都不规范,特别在我之前参观了欧洲的马场后,觉得国内的马场很多都不上档次。我不想让马术成为很随意的运动,要给参加的人立规矩,让俱乐部的马术运动真正像国外那样,成为有身份、气质和修养的贵族运动。”

  虽然是“贵族运动”,但其实马业在许多国家十分兴盛,而且是带动就业、对国民经济发展做出显著贡献的产业,普通公众也喜闻乐见、积极参与。仅以赛马为例,赛马是英国第六大产业、第二大体育产业,每年贡献7亿多英镑的税收;而在我国的香港,赛马会是当地最大的雇主和最大的慈善平台,缴纳的税收占香港总税收的11.7%。而我国内地,赛马和马术却成了小众的“富人游戏”。

  对此,中国马业协会秘书长、内蒙古农业大学副校长芒来分析说,我国马业历史十分悠久,传统马业曾十分发达,我国的许多民族都是“马背上的民族”。但随着文明的进步,作为交通和农耕工具的马匹被机器取代,传统马业在我国的地位迅速萎缩。现代马业中的赛马、马术等又源于西方,采用的马的品种不存在于中国,其赛马彩票等产业载体也因政策的原因不能通行于内地。其他国家的大众产业在我国成了少数有钱人、“发烧友”的小众游戏。

发展迅速但缺乏规范

  虽然仍小众,但用“井喷”来形容近年来国内马术行业的发展并不为过。据中国马术协会官方网站中国马术网总编辑乌扎拉介绍,2008年奥运会之前,国人对马术并没有很深了解,觉得玩马术是特别不可思议的事情。2008年奥运会在香港举行马术比赛后,国人对马术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开始有更多的人去接触。1998年中国马术协会刚成立时,全国的马术俱乐部不过20来家,而今天这一数字已超500。

  中国马术协会秘书长李年喜称,马术俱乐部较多分布于北上广等发达城市,其中北京最多,达100余家。根据英国市场调研公司Research International在2009年的一项调查,居住在中国大陆GDP最高的11个城市的马术爱好者多达47万。现今,中国每年买卖马匹都达2000多匹。

  然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马术行业缺乏标准化体系建立的现状也成为其发展的较大阻力。乌扎拉说,目前国内对马匹质量的好坏没有一个权威的评判标准,马术俱乐部没有完善的行业准则,马术赛事不规范,绝大部分的马术教练没有资格认证。由于一系列体系的缺失,国内马术行业仍处于无序、无标准的状态中。与此同时,官方的监管不足也使他有些担忧。

软硬件条件与国际脱节

  长期以来,缺乏国际马术联合会的无疫区认证是马术竞技在中国快速发展的一大掣肘。“没有合格的无疫区意味着国外的高水平骑手来大陆参加比赛后,参赛马匹便无法回国,现在很多国外骑手往往因此放弃来参赛。”乌扎拉说,2010亚运会期间设立的广州从化无疫区在南方,远离北方的马术主体,且缺乏真正的建设,目前并没有真正起到作用。据了解,在赛马方面,同样由于软硬件的差距,中国目前只能是国际赛马联合会的观察员国而非成员国。

  芒来说,国内马业与国际的脱节还体现在产业化程度上。他说,现代马业是“高效益文化型产业”,以绿色、环保著称,是低碳行业的宠儿。以2005年的美国为例,整个马产业的GDP贡献超过1000亿美元,提供了超过140万个全职工作岗位,对国民经济的贡献远大于铁路运输和烟草等行业,而我国的马产业发展程度与之差距还很大。

  不过,也有企业看到马业的发展前景。9月22日,鹏欣集团在呼和浩特市的大青山下举行“草原马汇”项目的开工仪式。项目总面积约5.8万亩,这是一个计划投入巨资、以马文化为主题的综合项目,不仅修建马场、育马中心等,还进行大青山南麓万亩草原的恢复、改造旧村、发展旅游度假。有业内人士评价称,将赛马、马术与生态建设、旅游观光结合起来,是普及马文化、推广马业的一种有效方式。

  乌扎拉说,马术赛事难以获利,导致“赛事做一个死一个,投资商来一个走一个。”近些年,中国马术行业的升温一定程度上源自于房地产开发商的参与。开发商以马术作为其房产销售契机,提高房价,吸引高端人群。还有房产开发商借助投资赛马活动,获得政府的支持,取得土地使用的便利,进行土地储备活动。他也提出担忧:“有些开发商达到囤地及商业开发的目的后,往往在赛事的关注度上会大量减弱。”

马文化仍有“土豪”味

  在中国马术逐渐起步的今天,中国的传统马文化却无法与西式的马术很好地协调。“西方的马匹是根据西方制定的马术规则定向繁育的,这是长期下来西方马术发展的结果。而中国本土的马匹却不适合参加这种马术赛制,在障碍赛、绕桶等八项马术运动中,国产马只有在耐力赛上没有明显劣势。”乌扎拉说,“引进国外纯血马来繁殖是现今推崇的举措,但现在这种繁殖无序化严重,很多培育人员缺乏专业知识。”

  他提到,我国在新疆和内蒙古都有很好的马种,而东部地区的马主们也渴望得到好的马匹。但西部的牧民不知道把这些好马卖到哪里,东部的买家又总是误以为好的品种都是从欧美来的。

  据乌扎拉介绍,现在国内绝大部分的马主为企业家、律师、医生等较有资产的群体,这些人都比较活跃、聪明且性格外向。购买一匹顶尖西方赛马需要100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国内购买这种马匹的人很少。”他说,现在国内较为富裕的马主大多购买的为50到200万元的马匹,在国内请国外训练师加以训练,虽然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赛马的质量,但也提升了马匹的价值。也有少部分富有马主购买汗血马、阿拉伯马这种比较漂亮的马匹,夸大马匹的价值,以此来作为一种“炫富”方式。

  网上有争议称,部分中国买主在欧洲市场买马时挑选标准苛刻;谈判时显得财力很丰厚,但要买单时,甚至到欧洲的马匹经过检疫都要上集装箱了,又随意毁约……这些导致中国买主在欧洲声誉大受损毁,遭受冷遇。据了解,在欧洲马业交易中,有不少环节纯凭卖家与买家的口头约定,卖家也通常信任买家会履约。乌扎拉告诉记者,确实有部分中国买主与欧洲马主约定好买马后,单方面毁约不购买马匹也不通知欧洲马主,给对方造成较大损失。

  上海松声马术俱乐部董事长吴强告诉记者,这种情况还是少见的。在他两年国外购买经历中,都受到欧洲马主尊重。不过他也表示,不可否认确实存在中国部分马主显得“财大气粗”,但又不坚守口头合约的个别行为。

相关热词搜索: 投资 买马
请选择您看完本文的心情:

2005-2011 hors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翻录必究

网络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003796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2820 号 

主办:中国马术协会        承办:中国马术协会新闻与宣传推广委员会 中国马友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