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词 马匹拍卖
点击扫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大众 >


最新加入会员

最新加盟商家

新闻排行榜

热门图贴

论坛帖排行

伊犁遭遇62年不遇大旱 昭苏马匹骨瘦如柴

  昭苏草场受灾率100%牲畜难过冬

  五、六月份,本应迎来一年当中雨水最充沛雨季的伊犁河谷,今年,却遭遇了有气象记录62年(1952年开始进行气象记录)以来最少的一次降水。漫山遍野的枯草、迟迟不肯开放的油菜花、仅有十厘米就已经抽穗的麦田……正值生长关键期的植物,一幕幕干渴的景象让素有塞外江南之称的伊犁河谷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截止到6月29日下午五时,此次干旱共造成360922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134243.51公顷,草场受灾面积1065899.3公顷,死亡牲畜2410只,直接经济损失30.36亿元,旱灾,正成为伊犁河谷这个夏天的主题。晨报今日起推出伊犁河谷旱情系列报道,将从旱灾对牧业、农业以及旱灾成因方面,讲述伊犁河谷旱情。

  而即便是每只600元的收购价格,别克居尔也卖不出去,“一开始觉得价格低没卖,谁想到随着干旱加剧,小羊越来越瘦,连600块钱都卖不掉,牛羊贩子开口400元,但是我觉得卖了太可惜,不卖又没钱卖草料。”听到这些,夏力哈尔无奈地笑了笑,“有钱也买不到草料,我们想从察布查尔县和特克斯县购买草料,但是现在整个伊犁河谷都干旱,每个地方的草料都很紧缺。”

  干旱带来了另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牲畜因为太饿不发情,种群繁殖面临考验。“6月下旬正是牲畜的发情期,一年的繁育就指望这段时间,现在牲畜太饿,不发情,明年可能遇到的问题更大。”别克居尔说。

  “现在有牧民开始卖母马、母牛、母羊了,如果这个势头扩大,对昭苏县整体的养殖业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昭苏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邓廷均说,为此,昭苏县已经动员种养大户、企业购进小畜进行育肥,对小户、贫困户的优质母牛实行集群饲养、防止生产母牛流失,县民政局紧急下拨二百万元救灾专项资金用于农牧民及贫困群众生产自救,畜牧局紧急调运药品,狠抓牲畜疫病防治。

  在伊犁河上游的昭苏,每年五百多毫米左右的降水和823万亩的草原,哺育了十万匹骏马,因此这里也被称为天马的故乡。然而,由于干旱,如今在草原上已很少看到马儿肆意奔腾的景象,“昭苏百分之百的草场都已经受灾了,吃都吃不饱,哪还有力气跑。”昭苏草原站站长夏力哈尔说。

  被饿死的羊羔

  在深入草场五十公里的路上,两旁原本备用打草的春秋草场已然一片荒芜,本应该长到小腿处的青草,如今却紧紧贴着地面,枯黄的草原让本属于这里的青翠被一片萧瑟所替代,“这里的草是留着打草过冬的,现如今这个长势,怕是今年冬天昭苏的牲畜要挨饿了。”夏力哈尔说。

  事实上是,本应美餐一个夏季的牲畜已经开始挨饿了,在草原深处的一个毡房里,四十九岁的别克居尔正在为牲畜的食物发愁,本以为今年雨水多,别克居尔扩大了饲养量,养了二百只羊、二十头牛、十匹马,可如今,因为干旱自己的草场无法满足牲畜食用,他不得不花一万元钱租用了别人的草场,让自己的牲畜在这里补食两个月。

  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三只羊羔因为干旱饿死了,“羊羔正是吃奶的时候,草场草料太少,母羊吃不饱奶水不足,小羊就活活饿死了。”灾情的加剧让别克居尔无暇为3只小羊伤心,“要是没有足够的草料,我剩下的牲畜也会饿死。”
  别克居尔所说并非危言耸听,在毡房不远处的牛群中,三只牛犊因为饥饿长得只有羊羔大小,而一旁的老牛,一个个瘦骨嶙峋,松软的肚皮耷拉着,两侧的肋骨清晰可见,牛群不停地用嘴啃食着地表的枯草,“再啃下去,就该刨草根了,草根吃了明年就不长草了。”别克居尔说。


图为7月1日下午四时,昭苏草场地皮裸露在外,马匹骨瘦如柴。(李瑞 摄)

  难以支撑的草场

  春天在春秋草场放牧、夏天进入仲夏草场,秋天将牲畜赶往春秋草场之前,先将春秋草场和冬草场的草收割完留着过冬备用,充沛的雨水足以让春秋草场很快长出足以牲畜度过秋天的草料,冬季来临,经过休养生息的冬草场加上此前春秋草场准备的草料,可以让牲畜安然地度过整个冬天。

  这个和谐循环的自然法则被游牧民族沿用至今,然而,因为干旱的到来,这个顺序已经乱套了。

  “现在因为仲夏草场草料不足,为了让牲畜活下去,已经有很多牧民将牲畜赶往了春秋草场和冬草场,到时候冬季来临,牧民们将陷入无处打草的境地,按照这个形势下去,今年冬天势必会饿死一大批牲畜。”夏力哈尔无奈地说,但如果不将牲畜赶往留着打草的草场,这个夏天又会饿死一大批牲畜,“这是个死结,真不知道该怎么解。”

  喀海尔曼便是其中一个打乱顺序的牧民,原本他的牲畜应该在二百亩的仲夏草场悠闲度夏,如今,他已经将牲畜赶往了二百亩的春秋草场,“现在牲畜还是不够吃,我打算过段时间,把牲畜赶到我那片五百亩的冬草场去。”喀海尔曼清楚这会导致冬季牲畜没有足够的草料过冬,“没办法,总不能让牲畜饿死在我面前。”

  在靠近特克斯河流域的湿地内,成群的马匹正在啃食这片为数不多的青草,“这里的青草原来可以长到膝盖处,现在已经被啃食的只有五厘米左右了。”夏力哈尔担心,继续啃食下去,会造成湿地地表大面积裸露,“今年降水本来就少,气温又比较高,这会加速土壤水分的蒸发,再这样继续下去,这篇湿地面积也会缩小。”

  根据数据统计,以往昭苏县全年的平均气温只有2.9摄氏度,目前已经上升到了4.3摄氏度,“气温的上升、蒸发量加大、降水减少、放牧牲畜增多、干旱,这一系列的因素影响下,昭苏草场只怕以后青草越来越少了。”夏力哈尔说。


图为7月1日晚六时,两头小牛在草地上吃草,原本应该长到三十厘米的草现在连地皮都盖不住。(亚心网李瑞摄)

  成为鸡肋的牲畜

  在牧民眼里,牲畜就是自己一年所有的收成,然而在干旱面前,这些牲畜也如同鸡肋一般,“价钱太便宜,卖掉可惜,不卖又没钱买草料。”别克居尔说。
  往常,每年的六月下旬,便是牲畜交易的高峰期,牧民卖掉一部分牲畜用来补贴家用,同时购买草料以备过冬,然而,随着今年的干旱,牲畜的交易也跌入低谷。

  周日,是牧民相约的牲畜交易日,而进入六月以来的周日,位于昭苏县城的牲畜交易市场却冷冷清清。

  一位从事牛羊交易的商人告诉记者,往年进入六月份,他们都会购买一大批比较健壮的小羊,然后卖出赚个差价,每只小羊大约1000元左右,今年由于草料紧缺,他们仅仅收购了很少一部分小羊,每只600元左右。“收的太多,我们没有足够的草料,用饲料成本又太大”。(文/何超)

相关热词搜索: 伊犁大旱
请选择您看完本文的心情:

2005-2011 hors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翻录必究

网络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003796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2820 号 

主办:中国马术协会        承办:中国马术协会新闻与宣传推广委员会 中国马友联盟